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美国出租车大王对抗Uber

[日期:2015-12-08] 来源:石家庄信息网  作者:商业周刊 [字体: ]

  他曾挑战过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,现在的目标是Uber

“我们生活在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,对吧?Uber并不是一个麻烦”

美国出租车大王对抗Uber

  帝国摇摇欲坠

  吉恩·弗雷德曼(Gene Freidman)换了一个新发型。一直以来他在纽约的小报上总是扎着马尾辫。这个发型加上U2乐队主唱博诺(Bono)式的太阳镜,都成了他的标志性装扮。不过今天坐在曼哈顿下城的一个法庭上,他变成了短发。“离婚是个新开始,”他解释说,“所以我就想把头发剪了吧。”

  有一个新开始倒是不错。6月底的这个下午,44岁的弗雷德曼在纽约刑事法庭为自己骚扰、企图攻击即将成为前妻的桑德拉(Sandra)等指控进行辩护。此外,他还面临伪造签名和一块破表有关的指控。祸不单行,他的出租车帝国也是摇摇欲坠。

  弗雷德曼看起来并无压力山大的样子。他身穿蓝色的细条纹外套,喷出一口烟。这天他否认了伪造、袭击和其他针对他的指控。“听我说,听我说,听我说,”他在庭审的间歇说道,“我根本不担心官司。你要是看过那些文件,对吧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根据纽约市的数据,这位出租车大王控制着860辆出租车(据弗雷德曼自己表示,他实际经营的出租车数量超过1100辆)。在纽约,这个数字无人能出其右。再加上他在芝加哥、新奥尔良和费城所拥有的数百辆车,几乎可以肯定他是美国最有权势的出租车巨头。弗雷德曼把出租车以天或周为单位租给司机,然后从中挣钱。

  若是想在纽约拥有一辆出租车,你得需要大奖章形状的执照牌——这是一枚放置于汽车引擎盖上的金属盾形徽章,由纽约城出租车和专车委员会(New York City Taxi&Limousine Commission)签发,数量有限。直到不久前,手里握着大量这样的执照牌还是件大好事。1947年,买一个这样的执照牌只要2500美元。经过半个世纪的稳步升值,包括2000年之后一段近乎几何式的上涨,一块执照牌在2013年的价格已高达132万美元。

  这时,半路杀出个Uber。自从这款估值高达500亿美元的叫车软件来了之后,出租车载客量就一路下滑,每天收入都在下降,出租司机们要么闲着,要么干脆跑去干起了Uber。绝望的牌照卖家现在只要65万美元就愿意把这个马口铁做的小牌牌脱手。

  这对弗雷德曼的影响可是太大了,他的身家呈自由落体般下降。今年3月,花旗银行(Citibank)声称他拖欠了3150万美元的贷款,准备取消他90块牌照的赎回权。后来,他与花旗银行就半数的出租车牌照达成和解,但弗雷德曼拥有的出租车公司中,拥有另一半牌照的22家公司提交了破产申请(与许多出租车主一样,弗雷德曼也是把出租车牌照分散存放到只有两辆车或三辆车的“迷你车队”公司,并且喜欢给它们起一些花哨的名字,比如伏特加出租车公司、蝴蝶出租车公司、黑皮诺出租车公司等等)。7月初,一名法官命令他支付800万美元的欠款给第一资本银行(Capital One)。之后,他的4家企业又登上纽约州的逃税者黑名单,紧随已获罪的香烟走私贩和头号逃税者萨拉赫·穆尔希德(Salah Morshed)之后。8月弗雷德曼突然改口,承认把与之不和的25岁娇妻桑德拉往墙上推。他逃过了牢狱之灾,但被勒令两年内不得与桑德拉接触。

    他说,自己四面受敌。“金·凯瑞(Jim Carrey)演的那部困在那个世界的电影是什么来着?”他问的是《楚门的世界》(The Truman Show)。“你一度想说——你猜怎么着,他们把窗子打出一个洞,我的小狗被一颗子弹打中。我要拿起枪,我要自卫。”

  出租车牌照制度

  纽约市有13857辆黄色出租车。与近80年前现代出租车行业诞生时相比,这个数字没有增加太多。大萧条期间,成千上万失去工作的人开始开出租。结果,出租车的数量激增,而突然间乘客反倒不够了。跟那时的其他行业一样,这个行业也变得无利可图,令人绝望。于是,在1937年,纽约市推出了今天的出租车牌照制度。直到1996年,流通的牌照数量始终是11787块。

  由于这个制度人为压制了供应,不但使得出租车司机忙得团团转,也让牌照变得愈加值钱。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,老弗雷德曼把妻子和5岁的儿子从前苏联接到纽约皇后区的杰克逊高地,自己成了一名出租车司机,并且还在一个55辆车的车队当头头。“只要25美元,你不用去驾校就能弄到一个出租车执照,”吉恩在谈起父亲的经历时说道,“之前,他在一家影院工作;那是他的第一份工作,扫厕所。我的意思是,你知道吗,就和书里写的一样。”

  7月4日独立日早上8点,我们在中央公园附近富丽堂皇的雪莉荷兰酒店(Sherry-Netherland)的哈里·奇普里亚尼餐厅吃饭,这家酒店的房间一晚要450美元。地点是弗雷德曼挑的。他吃了一份单色早餐——农家干酪和燕麦片。我们是那里仅有的顾客。对于自己与父亲在生活方式上的反差,他不无感慨。

  “每天醒来,你猜怎么着,我就想,这太美好了,”弗雷德曼也感到惊奇,“你知道我住在公园大道,开着法拉利这样的车去吃早午餐。我在法国南部有房子。我可以在奇普里亚尼这样的餐厅吃饭。你知道,我就想掐自己,这是真的吗?我可算是新移民啊!”

  弗雷德曼念的是布朗克斯科学高中和斯基德莫尔学院,他说自己当年是派对狂人,“因为违规停车接到太多罚单而遭停课一学期。”之后他去上了耶希瓦大学的卡多佐法学院。拿到法学学位后,弗雷德曼为商业巨头山姆·泽尔(Sam Zell)在叶利钦时期的俄罗斯从事金融理财方面的工作。1996年弗雷德曼回到美国,接手他父亲的出租车队,并且把他新掌握的投资技巧运用到“弱智的”(弗雷德曼语)出租车行业。

  霸主地位受威胁

  趁着这个行业与出租车克星、时任纽约市市长的鲁道夫·朱利安尼(RudolphGiuliani)之间经常性爆发的冲突,弗雷德曼开始大量买进出租车牌照。不过,真正开始威胁到黄色出租车霸主地位的是朱利安尼的继任者迈克尔·布隆伯格(MichaelBloomberg)。(迈克·布隆伯格是《彭博商业周刊》所有者彭博公司的老板。彭博还是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投资方,这家风投公司投资了共享乘租服务商Lyft。)

  弗雷德曼与布隆伯格之间爆发的第一次大冲突是在2005年,当时他起诉纽约市把混合动力汽车引入出租车队。那年晚些时候,混合动力汽车开始上路。

  7年之后,布隆伯格又引入了绿色出租车,主要是为了满足出租车服务不足的郊区市场。严禁在曼哈顿的中央商业区载客,尽管如此,它们还是遭到了黄色出租车行业的敌视。弗雷德曼发起诉讼,指控允许绿色出租车运营的新法律违宪。法院最终予以驳回。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sjzboy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行业新闻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
 

石家庄QQ群

     石家庄信息交流总群

 

热门评论